教育部牵手NBA 未来无需进体校也能当专业运动员

2021年9月30日 作者 admin

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

10月15日,刘延东观看NBA中国赛北京站,当日她出席了教育部与NBA合作的签字仪式。 中新社发

10月12日,姚明一家亮相NBA中国赛,和裁判合影留念。曾驰骋NBA赛场的姚明曾公开表示,应组织有权威性、有社会影响力的校内比赛甚至校际比赛,用这种荣誉感去促进学生参与体育运动。 新华社发

身高近2米,打了20年篮球的陈飞,篮球是他的至爱,却无法成为他的职业。本科毕业后,他连站在赛场的机会都少有。如今,33岁的他是河南某师范院校体育专业的教师。最近一则消息,令他有点兴奋:10月15日,教育部与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BA)在北京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N B A将选派球员、退役球员以及教练员走进中国大中小学,为中国篮球教练和体育教师提供相应的培训。由教育部选派的篮球教练和体育老师也将有机会赴美参加由N B A举办的培训课程。这也意味着,作为体育教师的陈飞,也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到N B A的球星。在当天合作签字仪式上,出席者不仅有教育部副部长郝平,还有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中国体育展开国际合作不胜枚举,然而由国家领导人出面、多部委协力,并且由教育部门与一家国外纯商业赛事机构进行的合作,则较为罕见。中国为何要动用如此高规格的阵容与商业赛事进行合作?分析认为,中国的体育人才培养模式正在发生转变,未来,校园体育将与职业体育衔接,无需进入体校,也有望成为专业运动员。

陈飞最初也曾想过以篮球为职业,从小身高就高过同龄人的他,在小学参加全市田径比赛时,偶然被市篮球队选中。当时如果进入市队,前提是要转入少年体校。“父母不同意,觉得体校出路不好”,考虑到前途,他并没有进体校。

初中时,陈飞又凭借身高优势加入校队打篮球,直至高中。陈飞所在的初高中均为当地数一数二的中学,篮球也是学校优势,因此他曾多次代表学校打校际联赛,并考取了国家二级运动员证。毕竟面临高考压力,陈飞的训练时间也不过是每天下午文化课后的1小时,周末还会暂停。进入高三,则一切训练都被停止。而他的很多同学,除了上体育课,连碰触篮球的机会都没有。

这也是目前中国大众教育中关于体育教育的尴尬。一直以来,中国的学校体育教育,大多仅是强身健体或者获得升学加分的手段。中小学教学评价中,文化课是重心。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目前中国至少有10%的学校缺乏专职的体育或音乐教师。“我们说要重视青少年的体育锻炼,但如果没有硬性规定,不改变目前的教学评价体系,很难改变人们根深蒂固的认知”,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表示,他曾多次呼吁,把体制健康与升学发展评价紧密联系起来,要将学生健康水平作为评价一个地方教学水平和经济发展水平的标志,并以此考核学校、校长,甚至是地方党政机关干部。

“高中毕业就不大可能进入市队或省队,因为年纪大了”,陈飞坦言,但怀着对篮球的热爱,他大学依然选择了篮球专业。可是他发现,即便参加了校际联赛,毕业后,也无法再参加职业联赛,必须换其他职业。于是,他不得不报考研究生,最终留校当老师。

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篮球职业联赛(CBA)多为职业运动员,很少从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CUBA)选拔,其来源主要是各级篮球专业队或体校。

“大部分体育项目都极少从普通学生中选拔运动员”,教育部一位官员表示。中国数十年的体育人才培养,其路径大多拘泥于一种模式:从小选拔运动苗—少年体校—体校或学校的体育专业—专业队,几乎是集中封闭式培训,入口和出口都相对单一。

“从人才培养角度出发,我国体育培养的举国体制相对封闭,即从小选苗子,一直把他培养成国家队的队员进行训练,与教育领域接触并不多”,王登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坦言,尽管这种个人体育项目培养的体制机制在某些方面非常成功,但多限于个人项目,比如游泳、乒乓球等,但在集体项目上则有很大弊端,后备人才远远不足。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体育系统与教育系统鲜有交集,在人才成长培养上,两个系统则相对独立,衔接并不理想。

“中国的竞技体育,与西方发达国家的最大不同就在于,他们是大员,而我国则是运动员大学生”,曾给国家主席习多次谏言的原浙江体育局局长陈培德指出,国外是大学生出高水平职业运动员,而中国则是高水平运动员才能优惠进入大学成为大学生,“其文化素质不高,退役后还要面临再就业”。

现役或退役的专业优秀运动员或有着运动特长者进入中国高校深造事件屡见不鲜,比如奥运游泳双冠王叶诗文今年就被保送清华大学。但对于运动员大学生而言,其主业仍是繁重的训练。“我曾带过几个省女子垒球队的队员,她们是学校特招的,但一学期在课堂上见不到几次”,陈飞坦言。

王登峰、陈培德等人指出,中国的职业竞技体育应该从大众教育开始。这也是国外大多运动强国的成功经验所在。以美国NBA为例,其球员大多有着坚实的文化功底。美国大学生篮球联赛(NCAA)是NBA选秀的主要大本营,优秀的学生健将为职业联赛输送着源源不断的后备军。

曾经驰骋NBA赛场的著名篮球运动员姚明也曾公开表示,我们应该组织有权威性、有社会影响力的校内比赛甚至校际比赛,用这种荣誉感去促进学生参与体育运动。

毋庸置疑,用联赛方式激励学生体育运动,并带动体育教育发展,已获得各界共识。从教育部与NBA签署的协议看,这一方式也获得了中国官方的肯定。作为合作计划的一部分,NBA还计划为教育部举办的小学、初高中及大学校园篮球联赛提供支持。

对于教育部与NBA的这种合作,在陈培德等人看来,合作绝非简单的体育教学培养,其背后的真正意图正是希望利用N B A的影响力带动青少年篮球热情,并用N BA这种成熟的职业赛事机制,带动中国职业体育与校园体育的有机衔接。教育部副部长郝平曾公开表示,欢迎N BA到中国的大中小学普及篮球运动,帮助中国学校提高篮球教育水平。

此前,中国在校园体育、青少年体育方面也有国际合作,比如中韩青少年国际体育友谊交流赛、英格兰校园足球国际基础课程培训班等,但主办方多为地方教委、学校、民间组织或商业机构。

“以前国际合作,都是凭借学校和地方政府的能力,势单力薄地去做,覆盖力和影响力都很有限”,被誉为中国足球“金哨”的清华大学教授孙葆洁指出,此次教育部与N BA的合作,则是由教育部作为中国最高的教育行政部门出面,国际体育合作由此前的单打独斗转为政府主导,势必将惠及所有学校和学生。

篮球并非唯一的国际合作项目。记者从教育部获悉,校园足球方面也在筹划对外合作。

目前教育部已出台一系列措施改进体育教育。在体育技能培养方面,足球则被教育部定为首个重点项目。教育部长袁贵仁在全国学校体育工作座谈会上公开表示,今年起将逐步建立健全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四级足球联赛机制,通过招生考试政策疏通足球人才成长通道,源源不断培养优秀足球后备人才。

随着教育部的发力,可以说,中国足球改革的主体,也从中国足协这个单一的协会机构,转向教育部。而足球不过是教育部发展校园体育的一步棋。袁贵仁表示,将把校园足球工作的成功做法逐步拓展到篮球和排球三大球等集体体育项目中。